【叶王】-The rain-

#叶王
#OOC我的
#渣文笔只能这样了.
#糖里有刀刀里有肉肉里有屎屎里有毒
#退役后的设定

#跑走





王杰希说要回国的时候,叶修真是一点准备的都没有。

当初王杰希出国发展也不是没和叶修说过,叶修没说什么,就算心里舍不得也什么话都没说出口。他知道好坏,知道孰轻孰重。就算为了王杰希的前程也会捏着鼻子说好,说没关系。

于是两个人分道扬镳,各怀心思奔赴前程。一开始互相熬着夜数日子,顶着时差聊QQ,思念、纠缠似乎不知疲倦。

然而离别总是少不了痛苦,可以毫不夸张的描述成撕裂。生命被分离出去一部分的疼痛,灵魂是满目疮痍,伤口仿佛不能愈合。

直到没有对方的日子逐渐步入正轨,怀里再没有那个人依偎的温度,不可愈合的伤结了丑陋的疤痕。联系的也越来越少,从热络变得只相互问好再到无话可说。

叶修没有去机场接他。坐在靠窗的桌子上开着电脑,一心一意的听着落地窗外的雨声。

这样的雨声不知道已经听过多少个夜晚,但是回想起第一次去认真倾听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地去勾一勾嘴角,然后就好像露了尴尬一样自顾自地摸摸鼻尖,再悄悄的把脸上的笑意收回去。

但是那一晚的王杰希是真的很好看。叶修忍不住看了很多眼,一边看着他微微张开的薄唇一边庆幸自己软磨硬泡留了一盏床头灯算是没白留。

他微微出着汗,侧着脑袋陷在枕头里,下午围着西湖骑了一圈单车的疲惫在这个时候算是显露了出来。

但似乎又不是那么单纯的疲惫。

因为恍惚而微眯的双眼,此时完美的掩盖了大小眼的美中不足。床头的暖黄色光恰到好处的给他脸上铺了一层阴影,鼻梁、嘴唇、下巴、脖子。不是最好看的,却是叶修最喜欢的。

修长的手指紧紧地拽着枕头的一角,似乎恨不得把那可怜的布料从上面整块扯下来。偏偏嘴角忍不住一个婉转了三个音调的轻哼,因为情欲而悄悄沙哑的嗓音,让人沉沦的声音,毫无保留的钻进叶修的耳朵,换来的是变本加厉地翻云覆雨。

但是那之后就再没有声音,反而是磅礴如同现在窗外这般的雨声,越来越清晰。

王杰希不喜欢下雨。尤其是这种在外赶路的情况下。飞机刚落地瓢泼大雨就跟着下了下来,没带伞的魔术师只是走到路边上个出租车的几秒钟功夫,衣服就湿了大半。奈何车上冷气特别足,就算让司机调高了一些也还是把王杰希冷的哆哆嗦嗦的。

豆大的雨点打在车窗上,噼里啪啦地毫不留情,当着王杰希的面在玻璃上粉身碎骨,然后随着车速后退,融在一条雨水在车窗上形成的洪流中。

上飞机之前是黑夜,下了飞机以后依然是黑夜。倒不过时差的人被迫强睁着双眼,凝视着漫无边际的夜晚,雨水模糊眼睛,像漂浮在茫茫大海上一样孤独无助。王杰希抚了抚自己的胳膊,勉强把冷气从皮肤上赶下去片刻,猝不及防打了一个喷嚏。居然突然很怀念当时被人抱着取暖的一个下午。

当时也正好是夏天,吹多了空调的魔术师不幸染上了流感,病来如山倒地蔫在床上一动不动。处于睡梦的边缘他听到有什么声音在慢慢向他靠近,带着令人熟悉却又怎么都喜欢不起来的烟草味。迷蒙中条件反射的因为这味道皱了皱眉,却依然温顺的任人抱起来,靠在人怀里。

他听他说,把药喝了。

然后是塞进嘴里的药丸,和恰到好处的温水。叶修的手凉凉的,凉的很温和,带着夏日特有的雨水的凉气。他托着自己的腰很舒服,放在自己的额头上也很舒服。当这只手准备拿走的时候,王杰希终于舍得动用自己为数不多的力气抓住那只手不让他走。

他对他说,别走,我冷。

王杰希不知道那一觉他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因为后背贴着叶修肚子的原因,能感受那个人源源不断的温暖,对于发烧的病人而言实在是惬意至极。他醒过来的时候叶修还是维持着抱着他的姿势,一只胳膊蜷得有点委屈,睡得倒是很沉。他衣服还有一小块没有干透的水渍,睡颜如同外面愈渐淅沥的雨水一样缓和。

怀念终归只是怀念。

相见也没有预料之中的喜悦心情,可能是夜太深了怕打扰在梦中的人,也可能是太累了两个人都提不起去相拥庆祝的精神。王杰希一言不发的在叶修身边的空位坐下,想想才又觉得不妥。

为什么要坐下呢。魔术师想。以前肌肤相亲都水到渠成的两人,这会儿只是不近不远的并排坐着都稍有尴尬。

大脑困了,心却悬着。坦诚相待过的两个人,现下无声的博弈着。他会说什么,我怎么回答。他如果问我吃了么我是说没吃还是吃了。

“你是来分手的吗。”叶修停下了电脑的操作,率先打破了沉寂。

王杰希转过头看着他,一双眼睛因为震惊而大小眼的更明显了。他愣了大概有几秒钟,然后说:“不是。”

“那太好了,回家吧。”叶修说。

王杰希发誓,那是他唯一觉得下雨天是那么美好的一天。


评论(2)
热度(29)
© -蔺谌- / Powered by LOFTER